剛剛做舊家具生意的人來了。
最近家裡亂成一團,物理上的亂成一團。嘛,要從哪裡說起呢--

我討厭中醫。

或許受是租執照敗家產的老爸影響,我對中醫從來就沒有什麼好印象。
連帶只要有灰塵味的職業我都討厭,我還記得他帶我們去的那個整骨師讓我右手掌痛了不下一個星期。

最近我們在整理老爸留下來的東西。除了藥材以外還有雜七雜八的製藥器材和一個古董藥櫃。
在沒有辦法用它們賺錢的人手中,這些東西全是垃圾。
就是這些垃圾讓這個家變得像倉庫一樣。




這是我家大門。

整條巷子只有我家大門開在側邊。因為老爸之前打算拿這裡來開店,把這棟母上娘家的老房子的格局全打掉了。


這是我家對面甘仔店。
對不起,我只是突然很想拍它。



亂七八糟。
那些紙箱是B先生打包的,我不記得姓什麼了所以暫時這樣稱呼吧。

罐子、機器、藥櫃,說是垃圾其實也都是有價值的東西,所以之前母上請朋友介紹來想開中藥店的A先生。
--除去很多流水帳,A先生準備無料把這些東西都帶走。

說會給個小紅包,但是母上最後還是無法接受,於是把A先生請走了。他帶走了一個小機器。

接下來是母上的推拿老師介紹的B先生。
結果一樣,他把拿走的罐子又還了回來,要了一千元車資。

......所以我才這麼討厭中醫。




這是丟在一起的藥材。
這天是舅舅帶著阿姨跟表哥表姊來幫忙,不然我想我跟母上永遠不會想到要清理它們。
而母上又連個瓶子也捨不得丟......

舅舅「娃娃,你把這個拿去倒。」
表姊「喔。」(湊到眼前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罐子太霧拍得不怎麼清楚,那是蜈蚣wwwwwww
忘了拍比例尺,一隻大概有我的手臂那麼長吧wwwwww



海馬乾屍和表哥的手。
那兩隻海馬有留下來喔,愈看愈可愛。(?
後來我發現還有圖中三倍大的海馬,忘了拍下來。



這是廚房裡的櫃子。
它很乾淨,真的很乾淨。在那些藥材清出去以前你絕對看不到裡頭的牆壁。
圖中有踢一定會很喜歡的東洋吊燈跟傳說中的神器用的紙箱。



旁邊是受到波及的餐桌。



我忘了拍那個最重要的古董藥櫃了,我想踢一定也會很喜歡它。(?
最上面有寫藥材的名字,是像神隱少女裡鍋爐爺爺用的那種很多抽屜的藥材櫃,上面有很多雕花,據說還有檜木香。




歐馬給

我的電腦桌...(轉頭
表姊在看偶像劇。



後面是母上的電腦桌。



回到第一句話,剛剛收購舊家具的人來了。
我不知道他是轉賣還是什麼,也不知道他收不收器材,母上是在網路上找到他的。
母上很晚才回來,所以都是我帶AB先生參觀這些垃圾。這段時間內接觸過這麼多大叔,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碰到了好人。
「你們找到我真的很幸運。」
他不斷重複這一點,事實上我也挺贊同的。
他說這行有錢的不會來做,沒錢的做不賺,沒有興趣真的做不起來。
是個很健談很生活化的大叔,穿著直條文褲跟皮拖鞋。
他說會幫我們定個好價錢,這次不用再送東西了吧?

最重要的是他說國語。
我終於不用跟台語大叔賣乾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o 的頭像
iro

番茄秋刀魚罐頭推廣協會

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