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半個靈魂都墮落了。


以前這個時候是靈感爆發的黃金周,這次碰上一點低潮,掃描姬和繪圖板居然又同時被借走...
我覺得我的自我好像被電燈開關跟衣櫥間的縫隙裡的怪獸吃掉了,再不來點史卡利親了穆德或老提的愛麗絲夢遊仙境提早殺青之類的震撼,我的句子大概會就這樣長到世界的盡頭並順便把我的MP全部帶走...

繪圖板先回來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不,一開始很明確的是聽了一首歌才撇出線稿來的,然後我就突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我怎麼會畫出這麼不倫不類的東西啊...........



刻著鼻子的我在這兩個歐派間掙扎。
結果只有麥克風特別寫實是怎樣......

頭髮上那微妙的失真色是後製的時候出現的,為什麼要後製呢?
因為這張圖本來是這個樣子的:



我想學不蘇胡大師玩不蘇胡色。
結果只有腦袋愈來愈不蘇胡......................

然後接下來是關於共估的華夏盃.........



還沒開悟到「白痴,你辦不到啦!」之前畫的半成品。
慘不忍睹的厚塗...



不過就在放棄厚塗後,我發現自己的線稿能力從完全沒耐性變成速度不錯快了,所以正式版本還挺順利的...



看來看去還是草稿最順眼...

明天還要考試,我卻把一整個下午的時間都浪費在不蘇胡色上
整個人都要爛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o 的頭像
iro

番茄秋刀魚罐頭推廣協會

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