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讓我電波一下術科

 

基本設計愈來愈苦手。

班導說差不多該開始認真,每一個草稿都審得很嚴格。期限都快到了,我合格的圖形卻還沒滿三分之二...

素描也基於同樣的原因開始畫起4開,但是素描課因為聖歌比賽而不斷自習,回家不做作業的我根本不可能畫得完...

雖然這些都是我自己懶散啦--

 

「這是廣設科該有的風氣嗎?」

「你們回家就只顧著看電視,就算老師沒有出功課也要自己學習。」

「老師規定買一本書你們就真的只買一本?」

 

--從什麼時候開始,班導一天至少都要重複一次這些問題。

任性的反駁什麼的就先跳過,有一句話我一直很想說...

 

為什麼你一直都自主認定我們沒有做?

 

你是有在我家未央裡裝監控程式不成?

我相信大家都有慧根,不會聽了這麼多嘮叨還不省悟的。

讓我從最初開始抱怨好了。打從班導說要買書前我就有工具書放在購物車裡了,他要檢查前我就買了,但是他沒有稱讚我們。

因為我們沒有把書拿出來「老師,我買了工具書喔!」

我才不相信只有我一個是這樣,搞不好有人從以前開始就常常翻設計書籍了。難道一定要做了一件事就跟老師報備一次才算是有做嗎?除了設計的上下左右以外,我覺得我愛BL西裝的結構篇對我也實用到爆,我要特地跟老師電波原來肩線有三種以上的樣式嗎?

扯得有點遠...

下次他再重複那萬惡的固定台詞我一定要整理一篇小論文投書到辦公室。

 

※數學課

 

雖然一開始覺得很凶暴,久了大家都一致認同她是很棒的老師。

課程只要有聽有算都學得會。又是女王屬性。

所以我們班的數學一直都是科第一,總成績也是被數學拉起來的。相較之下鬆散的英文(半個天然呆)就很悽慘...

 

今天是要錄教學影帶的日子。

雖然這沒什麼好自豪的,身為資訊的我這才第二次去設備組而已喔!(挺胸

第一次是去借音源線,偏偏那天音源娘壞掉了,一進去就看到工讀生正在奮鬥。加上教室的插座本來就有大問題,於是那天難得的天外奇蹟in數學課就沒有完美落幕...

上午先在設備組跟數學老師一起聽了使用教學,但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那麼大的數位像機...不對,是DV...

失敗地回去就全忘了。連說過「我會回去再研究」都忘了...

 

屋露偏逢連夜雨的是...

我「buya,你下午可以叫我嗎?」(←睡著就聽不到鐘聲的人

buya「欸,我可能也會睡很熟耶。」(←也聽不到

我「...那副班長,麻煩你叫一下我。」

副班長「喔。」(←好像聽得到

然後等我自然醒的時候,發現已經下課不知道多久了,副班長安祥的背影還躺在前面的桌子上...

我們班真的很有實力,到後面一看醒來的沒有兩三隻小貓...

如果放子安的「おはいよ!」我一定會馬上醒來的喔!(意圖不明

於是才剛架好角架就打鐘了,背後被老師逮個正著。

我又完全不會操縱那台初次見面的機器...

數學老師「(゚Д゚#)平常我會生氣的喔。」

我不知道從小練下來的傻笑技能有沒有效果,不過她好像真的生氣了...

 

壞事要三倍速,剛開始錄的時候,不知道是我有提起還是怎樣,金針那裡突然傳出「3--2--」

同學我已經開始了啊?!這麼想的我急忙按下暫停。

...

......

然後一直到開始三分鐘後才發現忘了繼續開始。

數學老師「(゚Д゚#)我們班有天兵!」

我毛遂自薦的時候沒有人說這種東西要資訊股長來拍啊(´゚д゚ )!

 

連續兩次搞雜女王的任務還真的是讓我不只有點灰心...

老師!是你能幹的小老師(兼副班長)害的!他睡得比我還死啊!

所幸那之後的過程都很平順。除了我總覺得畫面好像歪歪的以外。

數學老師還是笑著謝謝了我「不好意思讓你罰站一節課。」

數學老師「你喜歡喝什麼?」

我「唉、不用了,就當做跳級上了一堂攝影課...」

我可以陪妳吃一頓晚餐喔☆(自重

比起站了一節課,我更擔心的是這一節的進階應用題完全沒聽到。

明天沒有趕快補回來的話會死掉...死得比被霍伯打到還死。

 

※國文課

 

嘉哥「博翔!」

度咕中的副風紀「......。」(緩慢地醒來

嘉哥「飛得這麼遠,你看人家毅翔都飛一下就回來了。」(指生教股長

我「我都不會飛喔

嘉哥「......」(忍笑

 

我也有翔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o 的頭像
iro

番茄秋刀魚罐頭推廣協會

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